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图书评介 >> 只有旧体诗是为自己而写——读《复兴诗草》

只有旧体诗是为自己而写——读《复兴诗草》

2015-10-21  来源:http://whb.news365.com.cn/tp/201510/t20151012_2246550.html?jdfwkey=wlgif1  作者:张福臣

只有旧体诗是为自己而写 ——读《复兴诗草》

文/张福臣

作家肖复兴自退休之后,重拾旧体诗,《复兴诗草》是其继《北国记忆——北大荒三百首》后出版的第二本旧体诗集。


作者从退休前后十二年来所写的格律诗中精选出三百余首,以五律和七律为主,书写了日常生活的朝花夕拾,其中有读书交友的心灵交融,家庭孩子的点点滴滴,山河风物的感悟采撷,老北京城的古今抒怀,以及对于现实的针砭品评,可以称之为以格律诗书写的日记。从中既可以看到社会风云变化的侧影,也可以触摸到作者委婉有致的情感涟漪;既抒发了对现实生活的关注之情,也掀开了内心世界的感性一隅。“四季文章忙亦乐,一年心事老何伤”,旧体诗让其写作生活丰富多彩。


近年来,旧体诗词的读者和作者群都在扩大,旧体诗的创作和现今生活的关系越来越密切。肖复兴十余年潜心努力,反复修改打磨,以整齐的形式、严谨的格律、富有情趣和生活气息的诗句,以及清新别致的意象而引人注目。他企图打通古典和现今两界,勾勒出一幅具有古典意义的现实图画。


他写亲情友情:“四时心系一天雨,万里风翻两地书”、“魂犹月照冷湖水,心欲风临大漠城”等,都格外真挚动人;他感慨社会乱象:“没肺没心花占锦,不今不古塔留霞”、“守白不通知黑路,追风最负落花天”等,自有深沉一面。特别是他对知青一代的回忆中有难得的反思与自省:“刺青身是军装舞,点绛唇为语录喧”、“傻小不妨亲冷炕,愤青犹爱唱高腔”等,比他的前一本诗集《北国记忆——北大荒三百首》有着明显的变化和进步。

正如作者在《复兴诗草》自序中所说:“我信奉已故老作家萧军所说‘只有旧体诗,才是为自己写的’,‘才和自己有着血肉关联’。前辈学者钱穆先生,在论述旧体诗时也曾经说过这样类似的话:‘中国古人曾说‘诗言志’,此是说诗是讲我们心里的东西。’钱穆强调的‘心里的东西’,亦即萧军先生所说的‘和自己有着血肉关联’的东西。这个‘心里的’和‘血肉关联的’,我想,大约是旧体诗区别于新诗乃至文学其他品种最特殊的地方,也是最迷人的地方。所以,钱穆先生又说:‘正因文学是人生最亲切的东西,而中国文学又是最真实的人生写照,所以学诗就成为学做人的一条径直大道了。’这是学习旧体诗的更高境界,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”作者的这种追求、尝试和努力,值得关注。